緣起, 森林幻獸 八豆與枯麻


松林勝一出生才三個月父親就過世了,在三歲那一年母親也離開了人間。從小就是由兄嫂一手帶大,也因為如此,小時候沒有玩伴的他就特別喜愛動物,六歲時已經飼養兩隻台灣土狗和一隻棄耕的老水牛。

一九0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松林勝一第一次和所謂的森林幻獸接觸,那天傍晚松林勝一帶著兩隻老台灣土狗尋山,回工寮途中兩隻老土狗先是一陣狂吠,接著他聽到竹林間傳來微弱的哀鳴聲。

順著哀鳴聲找尋下,松林勝一在乾枯的溪谷發現一隻小雲豹,小雲豹身上的豹紋看起來很特別,猶如蠶豆一樣,松林勝一抱起小雲豹,發現牠的肚子消瘦到肋骨出現八的字樣,於是松林勝一決定收養牠且幫小雲豹取了奇特的名字- 八豆

或許是八豆長的特別古錐,所以兩隻土狗特別喜愛跟牠玩耍。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年多後松林勝一發現八豆有個奇怪的舉動,每當月圓的時候牠的瞳孔會變成淡藍色和淡黃色相交混合的顏色,這樣的狀況通常會維持三天,而這 三天愛玩的小雲豹反常的只窩在住家門口守著,不吃不喝也不與老土狗們玩耍,有人說八豆的眼睛是山妖的化身,但松林勝一卻從不為意。

一九一一年春末深夜,原本窩在床下睡覺的兩隻老土狗突然起身狂吠,門外的八豆也起身嘶吼低鳴,跟著被吵雜聲驚醒的松林勝一,趕緊拿鋤頭開門查看,開門後一 片漆黑,順著八豆的方向看去,八豆正準備作勢攻擊一個黑影,松林勝一定眼一看,這黑影原是一隻年幼的台灣黑熊正翻動著垃圾桶尋找食物松林勝一制止了八豆的攻擊,進屋拿了十幾罐魚罐頭給餓過頭的小黑熊食用,小黑熊在飽餐一頓後就消失在漆黑的深夜裡。

隔日,松林勝一開了門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大跳,昨晚的小黑熊竟然跑回來躺在門前睡昏了頭,儘管用棍子驅趕,牠仍舊不醒,無奈下松林勝一就順著小黑熊,不再刻意驅趕牠。每當松林勝一下山補貨的時候,總是會多買一些魚給八豆和小黑熊吃,長期相處下松林勝一幫小黑熊取了日本名- 枯麻

當時的台灣,山中狩獵習慣興盛,有許多奇珍異獸差點因此絕跡,松林勝一很清楚知道小雲豹和小黑熊的雙親可能早已遇害,所以他們才會形單影隻的出現在森林裡。

野放

一九一三年三月,松林勝一驚覺枯麻及八豆的體型愈來愈大,食量也愈來愈驚人,在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將枯麻和八豆野放 於現今第十一林班處 。

野放後松林勝一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雖然只剩下兩隻老狗,生活的負擔的確少了,但不過幾天的時間,松林勝一就對枯麻和八豆感到無比的思念,於是松林勝一跑回野放的地方,卻再也找不到牠們。

幾個月來,松林勝一有好幾次在遠處似乎看見了枯麻和八豆的蹤影,但卻都沒有任何回應。

鬼妖現蹤

一九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當晚深夜,屋外傳來騷動,松林勝一帶著醉意以為是枯麻和八豆回來了,他開心的起身開門,眼前盡是一片漆黑,失望的松林勝一急嚷著枯麻和八豆的名字四下查看,

突然一個巨大的鬼妖黑影從眼前直撲了過來,兩隻老狗見狀馬上朝鬼妖撲了過去,松林勝一被眼前的景象嚇的醉意全失,驚恐嘶吼,無助的他只能退到牆角,眼睜睜看著多年的兩隻 忠狗和鬼妖血拼,負傷仍誓死護主的老狗,到最後一隻一隻的敗北,全進了鬼妖的肚子裡。

松林勝一的驚恐聲傳遍了山谷,夜行的八豆聽到松林勝一的呼救聲火速奔回工寮,飢餓的鬼妖一步步逼近松林勝一,沾滿鮮血的鼻子在松林勝一身上遊走了好幾回,巨大的呼吸聲讓松林勝一不敢喘息,那雙在夜裡泛著綠光的雙眼任誰看了也不敢吭聲。

就在鬼妖張開血盆大口的剎那,八豆飛撲到鬼妖的身上,死咬著鬼妖的脖子不放,鬼妖甩動牠巨大的身體,企圖甩掉八豆的攻擊,兩隻山獸在地上打滾誰也不讓,無奈八豆的體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牠強大的身軀用掌一撥,剎那間八豆像是甩餅一樣撞上了牆身負傷在地。

松林勝一見狀拿起了鋤頭,不加思索的衝向前,欲阻擋鬼妖對八豆再次攻擊,餓昏頭的鬼妖站了起來,光是身高就有兩公尺高,樣子十分嚇人,松林勝一嚇得呆杵原地,在驚魂未定的當下,枯麻突然間從鬼妖的身後撞了過來,

兩隻傳說中的鬼妖從工寮裡打到工寮外,彼此撕扯著對方的皮毛,血流如注誰也不讓誰,最後雙方站了起來,也許是鬼妖看到枯麻胸前的V型標誌,所以鬼妖萌生退意不再攻擊。

隔天十點十七分,八豆不幸的負傷過世。

松林勝一遭遇鬼妖的攻擊馬上在村里間傳開,往後只要村民看到枯麻,對牠雖然疼愛有加,但內心卻也非常恐懼,畢竟枯麻乃是一隻具有野性的野獸,在顧及村民安危的考量下,最後松林勝一還是讓枯麻回到森林裡。

故事至今百年了,我們相信枯麻仍默默的保護著人類以及松林勝一的後代子孫,為了紀念兩隻忠狗,我們在松林町安置了二處神龕,分別放置他們的塑像,我們更希望這個故事能在溪頭及台灣的森林裡流傳下去,用以珍惜人類與自然、鬼妖、幻獸之間的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