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保田故事

久保田,日本鳥取縣人,在日據時代曾任東京帝國大學演習林(今台大實驗林)駐台主任,由於松林勝一為人和善又與日人久保田主任同齡,故交情甚篤,情如手足。因此許可演習林的林班地所有的黃籐給松林勝一採伐。

久保田先生認為松林勝一做事謹慎而認真、講信用,故將溪頭到廣興的運木材的軌道交給他經營─當時的商號叫「利元」。當時久保田常以清酒和麵團製成特殊的"清酒饅頭"給松林勝一及他的工人上山免費食用,由於口味獨特,松林勝一還特別向他訂購食用或送禮,一方面也是為了讓久保田有另一份收入。

日本戰敗前一個月的某夜(1945年),久保田松林勝一相約飲酒,酒後片刻兩個人相擁而泣,因為他們知道,彼此相處的時間不多了,所以兩人特別珍惜過去這一段相知相惜的時光。久保田歸國(日本)後,松林勝一特別將那天喝剩的酒埋在大樹下(今大廳前的杉木)兩人彼此通信相約,有朝一日再次來台將一起取酒話當年。

久保田回日本後過的並不如意,當了幾年的郵差,後來在日本開了一間小小的麵包坊,取名「松林久保」,多年後因用火不慎,麵包坊慘遭祝融,妻子不幸在火場中喪生。松林勝一獲信後多日難眠,便寄了筆錢希望久保田重新來過,二十多年後久保田親自將這筆錢送還松林勝一,兩人相見老淚縱橫,當晚松林勝一將樹下埋藏二十多年的酒取出痛飲後,雙方互贈彼此穿過的內衣,代表最誠摯的友誼。短暫相聚後久保田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台灣。

松林勝一八十歲生日那年(1974年),他再次收到久保田的來信,信中除了捎來祝福外,還告訴松林勝一,他請人在日本刻了一個枯麻(台灣黑熊)的木雕要送給他,松林勝一欣喜之餘與久保田相約赴日的時間,卻因當時林班地界線不明,松林勝一因伐木越界被政府拘留並限制出境。

當事件告一段落後,松林勝一一直聯絡不上久保田,最後才被久保田的後代告知,他已過世的惡耗。松林勝一在過世之前告知後代,希望後代能將此遺願完成,但由於相關資訊拼湊不易且日本方面皆無回應,2009年初,經過半年積極的尋查,終於拼湊資料及獲得日方後代回應,松林勝一後代子孫收集相關久保田與松林的兩人書信資料及相關訊息後,於2009年9月指派本飯店設計師,帶著久保田生前的書信前往日本尋找松林勝一80歲的生日禮物—-枯麻的木雕。

2009年10月3日,飯店設計師聯絡上久保田後代子嗣,並以書信為信物,雙方交換物件後才將木雕帶回台灣本土(目前置於行雲館內)任務圓滿達成。

為感念久保田當年對松林勝一的照顧,本會館於2010年於園區內松林町旁打造久保田烘焙坊,用以紀念松林勝一久保田兩人堅定的異國友誼。